你玩魔兽世界最高光时刻是哪一瞬间?

这个问题有点意思,回想一下十几年的魔兽征程,还真有那么几个瞬间可以载入记忆深处。

Top3 TOC三号竞技场指挥一次过



开80的时候,我离开了一直在玩的凤凰之神服务器,去了另一个服务器(具体不说了,谁玩游戏还没有过一段情呢),时过境迁是哪个服我已经忘记了。我只记得我们工会开荒到了toc,三号竞技场的时候连续灭了两天,第三天又灭了俩小时,眼看着马上就要更新了,大家就有些不淡定了,吵吵嚷嚷的众说纷纭。我终于忍不住了,在私聊团长之后,团长在歪歪上说了一声"大家能不能安静一下,盗贼来指挥,他说他有好办法,咱们再试一次,打不过就睡觉。"

然后我就开始了我的表演,其实我并没有成功的过三号的经验,只是本着对游戏的理解以及对pvp(我55最高打到过2460)的理解。

"三号boss其实很简单,只要任务分配合理,该控制的控制,该集火的集火,只要不乱,一个嗜血先带走增强萨满或者武器战,很容易就过了。该MT先拉住大饼走,副仇恨三角,2T拉住菱形,法师无限羊星星,免疫之后放风筝.....大家都很给力,执行很到位,一遍过,而且一个人都没死!

最后一个boss倒下的瞬间,公会公屏就炸了,大家不约而同的打出了盗贼牛逼四个字。

当时真的有些小小的荣誉感,虽然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。

TOP2 BT开金团开出蛋刀蛋盾蛋花



九城时代后期,我自己的号毕业后以开金团度日,几个号轮着开,不记得刷了多少次了,但从来没开出过蛋刀。那是一个星期三下午,我又组了一个bt观光金团,前面没出什么货,就四议会出了个背叛飙到了一万二千金小红一把,前面很多散件都没卖出去。

最后伊利丹还灭了一把,为了鼓舞士气,我在歪歪里说:"大家加把劲,一次过,这个boss的金大家一起分了修装备。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要出蛋刀了!"

经过重新分配任务之后,轻松进去了第三阶段,眼看着boss要倒了,我大喊一声,近战所有人后撤,我要缴械了!

然后我就迅速按下缴械技能,紧接着几个寒冰箭进入boss身体,伊利丹倒下了剧情开始。

几秒钟得对白之后,守候在boss旁的我右键一点,然后整个歪歪以及组队频道就沸腾了!

出蛋刀了!我ooxx!!!竟然还有蛋盾!

团长真牛逼!

哈哈哈,***,我们出蛋刀了!

打了这么多次金团,我还真的是第一次开出蛋刀,心情也是很激动。

紧接着就是竞价阶段了,两个老板一个内销,一直从三万金(当时点卡价格是1500左右一张)飙到了十一万金才落锤,又是一片消费老板给力的赞叹声。蛋盾被2T一万八拍走了,蛋花被消费老板九千买走,可以说是非常的红了。

最后大家分钱,每个人都分了六千多金,买蛋刀的老板成为了完美男人,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非要私下再送我五张点卡以表谢意,推都推不了。

事后好多人都私聊问我下次金团什么时候开,还要来跟我打,加了一大批好友,后来他们真的跟我打了,我也不负众望,后来再开的金团真的都挺红的。

只不过再也没这次这么红了。

我想一定是因为那个强烈的预感。

TOP1:我收获了几个联盟的朋友。



某日深夜凌晨二三点,外域,纳格兰,竞技场。

我正在百无聊赖的骑着虚空幼龙沿着外域各个地图的边界寻找氪金,纳格兰竞技场旁边一个小黄点映入眼帘,氪金!

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下去,开始抡锤子,叮当叮当,两个氪金矿石到手,还有一锤,正当我要下手,突然一个震荡射击,我赶紧转镜头,发现不远处有个联盟侏儒小猎人,点开一看六十七级,一溜烟就跑了。

氪金还没挖,哪顾得上管他,等我挖完之后回头他已经不在了。我骑龙上天,飞到竞技场上空,果然有几个联盟小号正在做竞技场任务,下面凌乱的坟头告诉我,他们被部落清了好几次了。

他们已经召唤了boss,但是没敢出手,他们之中没有T,估计是靠宝宝抗怪,看到天上有个满级的红字战士,何况刚才还失手攻击了一下。确实以我的装备实力,杀死他们简直易如反掌,但自从我玩了战士,不知怎么就心软了。

我最终决定帮他们一把,一个俯冲下去,先是吹了个口哨,然后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,紧接着一个冲锋 盾击,boss稳稳的看着我,很快打死,我坐地上吃面包,他们开始跑过来围着我身边跳,我也跳着跑到npc旁边示意他们下一个。

持续十几分钟吧,他们三个人的任务就都完成了,换上了新武器。

我骑上虚空龙,做了一个再会的手势,消失在纳格兰的上空。

本来以为这就结束了,直到几天之后,我忽然收到一封陌生来信,到了邮箱,打开之后是1000金。

"兄弟,你是个好人,那天晚上我们兄弟三个做那个任务做了一晚上,被杀了一晚上,眼看着对这个游戏失去信心的时候,你出现了。我们的钱不多,这1000金是看攻略从中立拍卖行转的,一点心意,还请收下。祝好人一生平安。"

从那以后,在野外遇到小号做精英任务的时候,我都会下去帮一把。

再后来我听部落的小号说,联盟有几个满级号,装备一般,挨打了也不还手,老是帮部落小号做任务,连着好几天。

那封信我直到卖号都保存在邮箱里,它让我相信,一个不经意的善举,真的可以影响到很多人。

完。

45满级截止前一天开始玩,有一点点游戏天赋,读书时零花钱也可以。。。一直玩牛头人,永远的防战。

60年代啥都打过,60后期老会长意外走了,因为我比较大方,公道,不占便宜,又护短,公会有点事第一个跳出来。。。被推为新会长,本身又是开荒团MT,兼职指挥,常年混迹NGA,NGA战士区宗师级。服务器进度一直都是第一。70后拿下过服务器各种团本FD,后来不断陪公会的同伴练小号,当时手上10多个满级T6毕业,SW散件有两三件的黑牛防战。自己最后独自想寻找当年感觉的时候,偷偷一个人又练了个黑牛防战,没有大号带,没有任何支持。后来在血色修道院认识了她,她是超级小白奶骑,认识的时候身上板皮锁布蓝绿紫啥都有。我是防战,她是奶骑。一起升级到了70,进同一个新的小公会。一起开荒海山,BT。我从不在新公会语音,一直做MT,听会长指挥,虽然的确战术不合理,人员配置不合理,可从来不说,一直全勤跟着走,她也从来没有语音过,我一直不知道她是女的,只是觉的防战有奶妈就放心。后来开始开荒SW了,她毫无征兆大半个月没上,我有点担心了。公会进度非常慢,SW老一一直过不了,人心开始涣散,稍微有点操作意识的开始退公会了,而我一直在。有一天周六的时候公会开始活动开荒SW老一,只有4治疗。在打SW老一前面的魔能机甲时,她上线了,会长直接就组了。她没有去过奎岛,不知道咋走,而且好像因为没有做啥任务,术士也拉不了。然后会长语音给她说怎么怎么走,我们清怪等她。清怪都灭了几次,她也到了奎岛,然后在逐日者圣殿门口被联盟杀了,我们刚好也被怪给灭了。我进本复活了就出去了,去救她。我们两一直被联盟杀,公会也不是打PVP的,也没法救,我憋不住了就在TS上吼了起来,骂公会的人没有点部落精神。。。当时入戏太深了。。。然后她开麦了。哇哇哭,一边哭,一边说公会没亲情。。。嘎巴的,公会的人就激动了,全出来救我们。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是个女的。后来进去继续开始开荒。老一一直灭到晚上11点活动解散。中途我们也没有说过话。散活动后,她叫我陪她钓鱼做风蛇还是啥,那种可以变身的材料。具体我不记得了,也可能是平台的欺诈宝珠?反正每天她都私聊我陪她。后来公会灭解散了,人不够了,我也灭的头疼了,我就和会长说,再招点人,我来做指挥吧。会长也同意了,我又开始做老本行了。因为我对开荒太熟悉了,新团队第一个CD就过了菲米丝,BUG过的。我天生手黑,出了龙O和一万件板甲。。。。。第二个CD卡在了双子,没有术士T,我T装基本毕业,除了饰品带的赞誉和格挡器。第三个CD直接全通。。。会长要转会长给我,我谢绝了。战术和人员配置安排教给会长后,我就不上那战士号了,回原来的号玩奥山打国家队了。隔了一周,她QQ给我发消息,让我回游戏,她以为我没有玩了,说公会穆鲁一直过不了了。。。我也没多想,直接用大号私聊会长让他组我,会长组了我不知道是我。。让我上YY,改用了YY。我进了YY,拉进副本YY就炸了。服务器第一公会的会长,服务器第一防战,服务器唯一还没有100速度坐骑的公会会长,全身毕业。风剑蛋盾橙弓4T6珠宝项链锻造板甲衣服锁甲金色森林肩膀薄片……毕业的不能再毕业了……当时有点膨胀了…………24人一次指挥一次全通……后来收编了这个公会成了公会7团+小号团。

80开荒TOC拿下FD大疯子+50箱子,拿了部落战狼。ICC时代我TPS亚洲第三,她奶骑绿龙亚洲第二…………谈婚论嫁了…………天意难违……不想说了。。。回不去的青春了

当时刚到70的一瞬间有人M我,“卡拉赞来么?9=1”,我委婉的谢绝了,我说我刚刚到70,身上只有月布套,其他都是蓝色的,打不了。那个团长说没关系加个好友,打英雄本的时候叫我,当时我特别感动,但是我不喜欢轻易的麻烦别人,我还是一点一点的混着我的5人本,没事干带小号去血色,突然有一天一个小号德鲁伊问我,你怎么还是这装备,我当时愣住了,我心想,我不认识你啊,突然他对我说,来我们公会吧。原来是之前那个团长的小号,就这样我到了他们公会的4团,当天就带我去了海山,把所有骑牧术T6都强插给我,我万分感谢,团长夏天只是开玩笑的说,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,跟活动就行,就这样我成了4团重点培养的牧师,因为刚进团,没有DKP,所以我只捡别人不要的,没过多久开始跟一团SW,一起开荒鸡蛋,我的装备不行,但还是被夏天硬拉了过来,出人意料的是鸡蛋居然过了,而且掉落了牧师的毕业武器金仗,我知道没有DKP正在我瞎晃悠截图的时候,夏天居然和一团长说把金仗给牧师,以后重点培养,当时那个激动呀,我真是万分感谢啊,身上还有祖阿曼装备的我居然拿上了毕业武器,而且属于强插,团友们是羡慕嫉妒的不行,后来我也没让团长失望,一直跟随这团长,从小白到公会第一奶又到公会首席驱散,到现在我都特别的感谢他们,一款游戏酷跑让我体会到显示中无法体会的友谊,所以第一次开荒鸡蛋的截图一直保存到现在



魔兽世界高光时刻

虽然玩了十多年的魔兽世界,也算一个老玩家了,但是高光时刻并不多,可能是因为本身没有什么游戏天赋吧,所以对游戏这一块,虽然很喜欢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游戏中的装备之类的东西感觉越来越淡,记忆中的魔兽世界比较精彩的时间点只有2个,姑且算作高光时刻吧。

70年代

70年代中前期,闲暇之余到基友的区练了一个盗贼,刚70没多久,弄了一身荣誉装去打格鲁尔,打完格鲁尔的时候爆了一个龙脊奖章,全团就我一个盗贼,团长是个猎人也想要,但是在大家一致的决定下直接X给了我,当时一脸懵逼。从此开启了我的盗贼之路。

后来和基友一起搞工会,记得当时我还是T4半套 牌子散件,带的牌子武器,从开荒毒蛇神殿,到开始,我的DPS就一直排第一,但是就一门心思的去想着怎么打高输出,每天去研究输出手法,看攻略,堆属性,甚至去练毁伤贼,那个年代毁伤贼有多稀缺大家应该都知道,绝大部分都是战斗贼。就这样一路打到了太阳井之前我在工会里都稳坐DPS第一。然而,我没有蛋刀。

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候我和基友法师,贼法22打到了2200。也是我PVP最好成绩。

85年代

85年代依然是首发战士号,满级后基友想打死亡之翼,于是每天看攻略,看视频,去别的团学经验,然后慢慢的自己开团指挥副本,确定固定团人员,告诉大家配装以及打法,真正玩了一个85版本,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检查下来的。比较高光的地方是,我的手比较红,经常摸出触手剑,那个年代触手剑可以说是近战最好的武器了。但是我包袱里有四把,我们团的猎人也有。但是我的基友法师一直吐槽我手黑,因为摸了一个版本都没给他摸出老3的法杖,他是最好转服去被人团在拿到了。。


关注胖哥游戏说,专注解答游戏问题,小手一抖点个赞呗!

作为死忠贼,高光时刻还真是不少

先说PVE吧

60年代bwl开荒小红龙,灭了5个CD,3个T各种跪,第六个CD,眼看小红龙还有5%不到的血3个T又全跪了,团队都以为又要灭了,我是DPS最高的,发现小红龙目标是我直接开了疾跑闪避拉龙头,YY里大吼一声使劲打,运气也是真的好,小红龙一共拍我4下全都miss,就这样把小红龙抗过去了从哪之后就成了团队里的盗贼队长,所有盗贼装备可以优先拿!!!

第二次抗的是老奈,也是开荒到半夜2点半,好多人都下线睡觉了,团队里只有34个人了,团长说最后试一次,打到剩多少血记不清楚了,然后又是倒T,BOSS仇恨又在我,我还是疾跑闪避拉龙头抗过去了,团队直接兴奋的一宿没睡,全体给我吹牛逼

第三次是太阳井金团,我装备毕业去打工,打最后鸡蛋输出不给力,要看要出那个团灭的技能了,团长都已经喊SS给治疗绑石头了,我在鸡蛋出技能的瞬间用消失躲了伤害(那时候盗贼消失有0点几秒的无敌效果)然后疯狂输出把最后1%血打下去了,团里人傻了似的问我怎么我没死,我没解释,解释了估计他们玩PVE的也理解不了(当然也不是只有这一次躲掉了,躲掉的成功率大概在80%左右,只不过只有这一次是把鸡蛋solo掉了)

再说说PVP吧,60年代在冬泉谷1V3,一58战士,一58法师,一60牧师团灭对面我没死

60-70年代在地狱火半岛做任务升级,那会61级1V2了60级和63级两个法师,我弟弟就是因为我这两次野外PVP也选了盗贼玩

70年代开了竞技场之后沉迷其中,每天上线10多个小时基本不是在奥格门口插旗决斗就是在竞技场里厮杀,有了成就系统之后决斗1W场的胜率是76%这个我觉得也是比较满意的了,竞技场成绩高不成低不就的,22场面徘徊在2600左右,33在S7最高打到2800(那时还没有刷分这种工作,3000分也是封顶)大区排名15我特么居然没龟龙,就这样最接近一次的龙错过了,后来被各种代打刷分搞的没了打竞技场的热情,在S9弃坑了

黑石塔上层,那时候是需要钥匙开门的,一路打到"雷德黑手",顺利放翻后摸尸体。


卧槽、卧槽、卧槽,居然有个紫色的装备仔细一看是把匕首"恶魔之击"。

团队里一共两个盗贼,我ROLL了5点,把另外那哥们高兴坏了,来了句"我不用ROLL了吧,难道我会ROLL个1点出来?哈哈",话音刚落屏幕上显示他ROLL出了个1点……

最高光的时刻。1、60年代升级很慢,我是一个亡灵法师,52级左右不爱做任务就成天在西瘟农场刷怪升级。当时小德等职业打怪很难,我就组他们一起吃经验。后来还在刷怪的过程中认识了几个朋友。那个时候大家升级速度都很慢,但却很快乐。

2、最开始被魔兽吸引是因为在网吧看见了紫色骷髅战马,卧槽。太帅了,闪瞎眼啊。当时十来个高中同学就一起开玩,那时候法师练的剥皮和裁缝。每天去艾萨拉刷恶魔布搓月布,一点一点攒G,终于第一个骑上了千金马。每天都挂着缓落术从千针石林的营地上飞下来。

3、60的时候因为高级的造水术要去厄运做任务,我装备不好还不认识路,一个好心的牛头小德带我去做了任务,好像叫随风漂流,这也影响我以后碰到小号需要帮忙,能帮上的都去帮忙。

4、70中期玩了联盟。开始也玩的法师,憋了几个月的分拿到了大红牛。后来练个小盗贼混上了双刀,那时候打布胖创造了公会伤害最高纪录。在联盟一玩就是十年,收获了不少朋友。只是现在节奏太快了,游戏也变得太功利了,真希望还能像06年那样慢慢的去享受魔兽世界。

大学全是和寝室的同学加班加点的玩。然后出了全服第一把橙杖,毕业后就各奔东西。


60年代,兽人小战士,一直有一颗当T的心,自己花钱找人做的黑铁套。一次工会开荒黑龙妹妹,工会主T仇恨不稳,瞬间秒躺一批DPS,当时一激动就冲上去拉住了黑龙妹妹,稳稳的,直到最后,输出不够灭团。然后重来,会长直接让我做主T,然后二十分钟,过掉了,当时感觉就像站在圣光中的英雄。

工会7点太阳井开组,几个朋友来的比较早,lr用bug刷了一会小怪,没刷几个就出货了,阳炎袍图纸,朋友们直接给我凑钱,买齐材料,在团队组好进本之后,霜语天使制造了阳炎长袍,美滋滋